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马上要放假了嘿嘿嘿

准备继续太平和上官现代大纲文

满足一下幻想吧qwq

依然没想好名字

突然想到一个新梗,于是失踪已久的我回来填坑了,嘻嘻。

今天是太平的视角,马上就要出嫁啦ww

这一章一直在调情,超多梗的嘿嘿嘿

为我南极圈做贡献,难吃也凑活尝尝吧


楔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我号太平,诞于麟德二年冬春交接之时。因着生辰的日子,母后便于我名为令月。令,善也。母后这样对我说。多好的闺名啊,实在是吉祥的很。母后素来不怎么爱那些庸脂俗粉姹紫嫣红,因此我这闺名便也大气些。

过些时候便是吉日了,那个并未见过几面的夫郎是薛家次子,是个沾亲带故的,据说才情颇佳。我既是公主,身份就是顶尊贵的。即使嫁过去,那薛二也不敢欺我。不如说,这天下又有哪些个不长眼的敢踩在我头上。这样一来,其实嫁于哪个都是一样的,就算是家境贫寒些,我难道还扶不起来吗。

前些年在掖庭附近,偶然见着一个小娘子,模样清婉,也自有一副诗书气。看着娇娇弱弱,心气见地却不小。既有红颜皮相之美,又有品格性情之美,偏生本人却不自知,一副疏朗模样却藏着十足十的小心谨慎。

自初见以后,我便有些放不下那谈吐姿容了,总觉得要是有这么个聪敏的姐妹该多好。打那以后我有空便去缠一缠她。磨了一年多才跟她互换了姓名。她的名倒比我的好听的多,婉儿,婉儿,每唤一声都觉得平添亲昵之意。“有一美人,清扬婉兮”,我觉着这名字是极衬她的。

婉儿私心与我说过,并不想凭添圣情。而我也不想让她凭添圣情,于是我们二人之间的事除了母后也无人知晓。我大不敬的觉着,这样一个美人配给父皇着实有些糟蹋。于是在婉儿封了才人后也求着母后为她遮掩些,留她几分清净。

从她出了掖庭后,便有了自己的院子,我也时常去那儿坐坐,品美人品香茗,畅谈诗词歌赋,实在是趣味无穷。

去年婉儿生辰时,我赠了她一对红玉镯子,一边为她戴上一边调笑她,红玉称白玉,婉儿这手可比羊脂白玉还漂亮,难怪那些男人总道是温香软玉,如今见着婉儿我才明白。听这话她也不恼,抬手替我理一理鬓发,我既是温香软玉,那令月又是什么呢?我索性往她怀里一倒,笑嘻嘻道,我便是温香软玉腕上的双跳脱了,婉儿可知双跳脱?“何以致契阔,绕腕双跳脱”,可听说过?是“轻衫衬跳脱”的跳脱?她同时接了一句。我一愣,顿时红了脸,耳边听得一阵轻笑。令月还知道《定情诗》呀?她极力忍着笑,身体微微颤抖,语气却依然透着浓浓笑意。我面上燥热更甚,不由得又往她怀里钻了钻。罢,罢,不羞你了。婉儿拍拍我的肩,我们令月年纪尚轻,小娘子嘛,想些情情爱爱也不打紧。谁稀罕那些个臭男人,我不服气地嘀咕。她也不与我辩驳,只是一下一下抚弄我的鬓发。

后来呢?后来我也记不大清了,只有她身上那一股浅淡的玉簪花香还印象深刻。

如今我到了年纪,也该出阁了,从此以后便是外女,轻易是进不了宫的,更别说进她那方小院了。美人难得,若是我能,叫我一辈子不嫁人,只守着这一个温香软玉也是值得的。

 

 


书单

《奥兰多》艾德琳·弗吉尼亚·伍尔芙

简介:

奥兰多原是一位贵族少年,受伊丽莎白女王宠信进宫,在詹姆斯王统治期间失宠,隐居乡间大宅,醉心文学。后成为政绩卓著的土耳其特使,在君士坦丁堡发生叛乱当晚,与一舞女共度一夜,沉睡数日,醒来后竟成女性之身——尽管容貌没有丝毫改变。她遂脱离官职,混迹于吉普赛人之中,返回英国后跻身上流社会,与蒲伯、艾迪生等文豪结识,随后嫁给一位船长,怀孕生子。人到中年,她的诗作获奖,文学理念与写作技巧日臻成熟,精神也趋向完满。从十六世纪伊丽莎白时代到一九二八年,奥兰多的人生历时了四百年。

注:

自传体,意识流,女性主义

伍尔芙简直就是女神啊……

emmmm主要还是剧情简介实在是太好玩了

顺便安利《达洛维夫人》


《北欧神话ABC》方璧(茅盾)

注:

结构框架都很清楚,逻辑也很清晰

写的非常生动,简单易懂

北欧神话入坑首选,吹爆(虽然有些名字的翻译跟现在的还是不大一样

早就绝版了,但是pdf或者txt还是有的



罪与罚


《罪与罚》·{俄}陀思妥耶夫斯基·人民文学出版社


背景:

-“欧洲启蒙运动”时期

-《高老头》《红与黑》《罪与罚》

* 主角都是外乡人

* 都有往上爬的野心

-  19世纪俄国

* 沙皇专制残暴

* 社会黑暗腐败

-  俄国地理位置

* 横跨亚欧

* 亚洲人眼里的欧洲人,欧洲人眼里的亚洲人

-  欧洲大事件

* 1789.7.14 法国大革命

* 改变社会制度,自由平等民主

-  拿破仑

* 1799~1804 法兰西第一共和国执政

* 1804~1815 法兰西第一帝国皇帝

* 第一个翻身的底层人民,给予无数人同样的希望

* 滑铁卢,流放孤岛


圣彼得堡:

* 马美拉夫:“这座有无数名胜古迹的雄伟都市”

* 辉煌与繁荣

* 杂乱与无序

·主角的内心

拉斯科尼科夫:

* 爱着索尼娅

·索尼娅为拉斯科尼科夫读圣经

·索尼娅从丽莎维塔(拉不小心杀掉的房东的妹妹)得到慰藉

·索尼娅受到丽莎维塔的启发才开始读圣经

·索尼娅与丽莎维塔一样都是温顺的,沉浸在自己的信仰里

索尼娅:

* 妓女

* 虔诚,善良

* 绿色头巾(与圣母玛利亚的形象一样)

杜尼娅:

* 女性意识,敢于表达

* 原谅哥哥的前提是哥哥遭到诬陷

* 不会为了杀人的哥哥而牺牲(冷静理智,法律的象征)

* 因为斯维里加洛夫杀了人而想要杀了他

拉斯科尼科夫&斯维里加洛夫

* 彼此共存(对位结构)

* 共同点

·杀过人

·有女人为其牺牲过

·患有热病(病态,精神上的狂热躁动)

·无神论者

·自负 瞧不起人

·不满足于现状

·力求解脱或重生

* 相同的意象

·苍蝇

·大雾

·梦境


*文笔超差

*看来是真的爱平婉

*仿佛是一个上官吹的故事

*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完结


楔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贰·

上官步履匆匆穿过掖庭前的梅林,走到一半却被从石亭小跑过来的青衫内侍拦住了。

这内侍面容青涩,说起话来却一板一眼:“可是上官氏?亭内有位主子欲见姑娘。”

上官拱了拱手:“这位公公,可告知小婢是哪位主子?”

内侍避而不答:“你自去。”上官无奈谢过,有些忐忑地走向亭子。


亭内那人穿了一件青色小衫,光洁鲜亮的布料上绣着祥云暗纹,看那质地是顶贵的料子。这背影倒有些眼熟,上官思忖着,也不敢直视那人的面容,认认真真行了个万福礼。

这礼还未完,面前却传来一道熟悉的调笑:“怎的?这也不过几月,娘子便不认得我了?”上官一惊,眼前正是数月前的那个孩子。

“不知如何称呼小娘子?”上官有些无奈,暗道这孩子还是顽皮的很,只带着一个年轻内侍便又跑出来了。

令月鼓着两颊,愤愤然道:“不是说了嘛!令月啊,我叫令月!你就一点也不上心的吗?”

上官微微一笑:“小婢自不敢忘,只是这称呼实在是不大妥当。”

“我今日来不过是想来与你畅谈一番,我的身份还请娘子不要在意。不过婉儿的才名可是响亮的很,我这还没怎么打听就把你平日的事迹听了个遍了。” 

这么快就知道名字了啊,看来即使上次不告诉她也无济于事,上官无奈:“婢子不敢当,小娘子有何想谈的?这倒也不逾规矩。” 

“你这人……小福泰,来看茶!坐吧,这回我带了人,也不用急着回去了。”令月为上官让出些空来。

上官依言坐下:“其实不必麻烦那位……公公。我斟茶的工夫也还说得过去。”

令月点头,止住走来的福泰:“也行。你唤他公公作甚,不过一个青衣内侍。”

“某也只是个小婢。不说这个,我有一问。小娘平素可是有先生教导?”上官为她斟了一盏茶。

令月歪了歪脑袋:“是呀,不过这先生倒是有些不懂变通。”

“哦?小娘可愿再说说?”上官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姿态。

“今日来就是为此事。婉儿可是觉得这世间阴阳尊卑可是早有定数,不容改变的?”令月如那晚一样,那通透的眼睛紧盯着她。

上官不急不缓地答道:“这也不一定。世间万物确有其定数,但是如何解读这样的定数却是人来决定的。所谓人,个中想法也无一全然相同。纵然有各家圣人那样的人物,也不可断言阴阳尊卑的定数。如现今的武后,其显赫之姿也是时间少有的。但若是依着古法,阳为尊,阴承其下,那如今的情形可不合乎此言了。这朝中,又有哪个……”上官及时住了嘴,暗道自己失言。

令月却没有在意,笑道:“谁说不是呢?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又如婉儿你这身才学,跟你一般大的小郎有哪个能比过你。可见那教我书的先生确实迂腐。婉儿对史对时还都有几分了解嘛,这掖庭里可没有教书先生。”

上官心中一紧:“这些也都是道听途说得来的,妇人闲谈时总会聊些琐事。”

“别着急呀,”令月安抚道,“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。只有觉得婉儿自学成才不容易,是件很值得夸赞的事了。再说这可不是什么琐事,时间万法不都是依次而行吗?婉儿何须如此自谦,现在这个时代,女子才学出众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么。”而且不仅是才,这模样身段气质随便哪个拿出去还不是一等一的,令月暗自嘀咕了一句。

“并不是自谦,小娘子的学识也定不浅,叫某怎么敢卖弄。再说,某定是比小娘子要年长的。”上官心中更觉得这女孩可亲可爱。

令月倒没有想过年岁的事:“咦,这样吗?我今年虚岁十一,婉儿呢?”

“十二,果然还是长一年啊。”

“不过是一年嘛,这也不差太多。”令月不服气的瘪了瘪嘴。

“大抵是娘子看起来稚气可爱吧。嗯……小娘子,婢子在掖庭里还有点事。”上官骤然想起被遗忘许久的差事。

“啊……这么快就要走了吗?那么下次还能来找你吗?婉儿会不会还是如今日办得不着空啊?”令月还是不舍。

上官被她逗笑了,一件一件地答她:“是啊,早就领了差事。小娘子想找自然能找,婢子定会腾出些空来。”

“那说定了哦,婉儿先去吧。”上官又朝她行礼,急急走向掖庭。


是不是该给婉儿把领的差清一清,让她得点空呢。令月抚着手中茶盏,心中对于见面时间太短这件事有些烦恼。


*文笔超差

*看来是真的爱平婉

*仿佛是一个上官吹的故事

*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完结


楔子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


贰·

上官步履匆匆穿过掖庭前的梅林,走到一半却被从石亭小跑过来的青衫内侍拦住了。

这内侍面容青涩,说起话来却一板一眼:“可是上官氏?亭内有位主子欲见姑娘。”

上官拱了拱手:“这位公公,可告知小婢是哪位主子?”

内侍避而不答:“你自去。”上官无奈谢过,有些忐忑地走向亭子。


亭内那人穿了一件青色小衫,光洁鲜亮的布料上绣着祥云暗纹,看那质地是顶贵的料子。这背影倒有些眼熟,上官思忖着,也不敢直视那人的面容,认认真真行了个万福礼。

这礼还未完,面前却传来一道熟悉的调笑:“怎的?这也不过几月,娘子便不认得我了?”上官一惊,眼前正是数月前的那个孩子。

“不知如何称呼小娘子?”上官有些无奈,暗道这孩子还是顽皮的很,只带着一个年轻内侍便又跑出来了。

令月鼓着两颊,愤愤然道:“不是说了嘛!令月啊,我叫令月!你就一点也不上心的吗?”

上官微微一笑:“小婢自不敢忘,只是这称呼实在是不大妥当。”

“我今日来不过是想来与你畅谈一番,我的身份还请娘子不要在意。不过婉儿的才名可是响亮的很,我这还没怎么打听就把你平日的事迹听了个遍了。” 

这么快就知道名字了啊,看来即使上次不告诉她也无济于事,上官无奈:“婢子不敢当,小娘子有何想谈的?这倒也不逾规矩。” 

“你这人……小福泰,来看茶!坐吧,这回我带了人,也不用急着回去了。”令月为上官让出些空来。

上官依言坐下:“其实不必麻烦那位……公公。我斟茶的工夫也还说得过去。”

令月点头,止住走来的福泰:“也行。你唤他公公作甚,不过一个青衣内侍。”

“某也只是个小婢。不说这个,我有一问。小娘平素可是有先生教导?”上官为她斟了一盏茶。

令月歪了歪脑袋:“是呀,不过这先生倒是有些不懂变通。”

“哦?小娘可愿再说说?”上官摆出一副侧耳倾听的姿态。

“今日来就是为此事。婉儿可是觉得这世间阴阳尊卑可是早有定数,不容改变的?”令月如那晚一样,那通透的眼睛紧盯着她。

上官不急不缓地答道:“这也不一定。世间万物确有其定数,但是如何解读这样的定数却是人来决定的。所谓人,个中想法也无一全然相同。纵然有各家圣人那样的人物,也不可断言阴阳尊卑的定数。如现今的武后,其显赫之姿也是时间少有的。但若是依着古法,阳为尊,阴承其下,那如今的情形可不合乎此言了。这朝中,又有哪个……”上官及时住了嘴,暗道自己失言。

令月却没有在意,笑道:“谁说不是呢?我也是这么想的。又如婉儿你这身才学,跟你一般大的小郎有哪个能比过你。可见那教我书的先生确实迂腐。婉儿对史对时还都有几分了解嘛,这掖庭里可没有教书先生。”

上官心中一紧:“这些也都是道听途说得来的,妇人闲谈时总会聊些琐事。”

“别着急呀,”令月安抚道,“我也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。只有觉得婉儿自学成才不容易,是件很值得夸赞的事了。再说这可不是什么琐事,时间万法不都是依次而行吗?婉儿何须如此自谦,现在这个时代,女子才学出众也并不是什么不好的事么。”而且不仅是才,这模样身段气质随便哪个拿出去还不是一等一的,令月暗自嘀咕了一句。

“并不是自谦,小娘子的学识也定不浅,叫某怎么敢卖弄。再说,某定是比小娘子要年长的。”上官心中更觉得这女孩可亲可爱。

令月倒没有想过年岁的事:“咦,这样吗?我今年虚岁十一,婉儿呢?”

“十二,果然还是长一年啊。”

“不过是一年嘛,这也不差太多。”令月不服气的瘪了瘪嘴。

“大抵是娘子看起来稚气可爱吧。嗯……小娘子,婢子在掖庭里还有点事。”上官骤然想起被遗忘许久的差事。

“啊……这么快就要走了吗?那么下次还能来找你吗?婉儿会不会还是如今日办得不着空啊?”令月还是不舍。

上官被她逗笑了,一件一件地答她:“是啊,早就领了差事。小娘子想找自然能找,婢子定会腾出些空来。”

“那说定了哦,婉儿先去吧。”上官又朝她行礼,急急走向掖庭。


是不是该给婉儿把领的差清一清,让她得点空呢。令月抚着手中茶盏,心中对于见面时间太短这件事有些烦恼。


* 我的天哪我居然开始填坑了

* 我真棒棒.jpg

* 依然没有想好名字,有什么建议吗



壹·

世人皆知长安繁华,为官者竭力打通关系为近长安城,为商者无一不愿入西市与外族贸易。而如平康坊一类风流烟花地更是引得无数富贵闲人趋之若鹜,世间软红尘、温柔乡尽在其中。

这是一座人人向往的城,寄托着千万人的梦。这也是一座欲望之城,朝廷内的权力斗争是贩夫走卒所不敢也不能想象的。至于数年前上官氏的破落,又有几个人记得呢。

一身素色的女孩撑着下巴坐在石阶上,看着左不过十一二岁,眉眼间却已见不到多少天真烂漫的痕迹。梅树的影子浅浅淡淡的投在女孩的脸上,将小小年纪的人儿衬出了几分落寞。

树影一晃,不知从哪儿蹦出一个孩子,俏生生的立在上官面前。那孩子蹲了下来,直直望进上官眼里,问道:“看什么呐?”

被这么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,上官不知不觉放下了愁绪,随口诌道:“看景呀。”

那孩子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净瞎说,你这一副愁云惨雾摆的,好好一张美人相都毁了。”

上官看着她夸张的神情,不由得轻笑出声:“你这小小年纪,还知道什么是美人相?”

“怎的不知,夫子说了‘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娥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’,如此才能当得起美人之称。这其中,容貌为次,‘巧笑倩兮, 美目盼兮’才是主要的。”

听这话,上官心里起了疑,这孩子不可能是掖庭的,能有夫子授课的女孩世间又能有几个?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上官肃了脸,站起身。

女孩也站了起来:“叫我令月吧,刚刚的话不过是无意间听来的罢了。你叫什么?”

上官无奈:“我知你并非宫女,现下天色已晚,快回去吧。”

这时,梅林外隐约传出了些声响,令月有些愤愤地转过身:“罢了罢了,深宫内能偶遇你这样的人也是幸事。珍重。”

观其举动,已初具贵族风雅之姿。这么有灵气的孩子,难得一见。上官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往掖庭处走去。

行走间,宫灯被一盏一盏的点亮,入夜了。

上官推开面前房屋的门,看见母亲郑氏坐在床前捧着一册书。

郑氏示意她过来,“今天怎的回来这么晚?这是杨氏给你新抄的诗集,比以前多了点东西,都是她们东拼西凑给你录的。”

“诶,又有新的了?杨姆实在待我太好了。”上官坐到郑氏边上,笑脸上透出一点满足。

郑氏摸摸她的头:“上官氏本就家学渊源,即使如今是彻底没落了…”

郑氏顿了一顿,“罢,娘知你聪敏,你杨姆也喜你才气。这宫中…也不好讲究什么,只能把零碎的东西拼在一起塞给你。你好好学,莫负了这一众人的心意。”

上官郑重接过册子:“我知,娘且放心。过去种种史料我已烂熟于心,如今世间大事也略有领会。”

“嗯,去宽衣吧,准备歇息了。”上官应声,眼睛却黏在书上挪不开。

郑氏见状也不说什么,只是为上官留了一盏灯。


* 我的天哪我居然开始填坑了

* 我真棒棒.jpg

* 依然没有想好名字,有什么建议吗



壹·

世人皆知长安繁华,为官者竭力打通关系为近长安城,为商者无一不愿入西市与外族贸易。而如平康坊一类风流烟花地更是引得无数富贵闲人趋之若鹜,世间软红尘、温柔乡尽在其中。

这是一座人人向往的城,寄托着千万人的梦。这也是一座欲望之城,朝廷内的权力斗争是贩夫走卒所不敢也不能想象的。至于数年前上官氏的破落,又有几个人记得呢。

一身素色的女孩撑着下巴坐在石阶上,看着左不过十一二岁,眉眼间却已见不到多少天真烂漫的痕迹。梅树的影子浅浅淡淡的投在女孩的脸上,将小小年纪的人儿衬出了几分落寞。

树影一晃,不知从哪儿蹦出一个孩子,俏生生的立在上官面前。那孩子蹲了下来,直直望进上官眼里,问道:“看什么呐?”

被这么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,上官不知不觉放下了愁绪,随口诌道:“看景呀。”

那孩子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净瞎说,你这一副愁云惨雾摆的,好好一张美人相都毁了。”

上官看着她夸张的神情,不由得轻笑出声:“你这小小年纪,还知道什么是美人相?”

“怎的不知,夫子说了‘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娥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’,如此才能当得起美人之称。这其中,容貌为次,‘巧笑倩兮, 美目盼兮’才是主要的。”

听这话,上官心里起了疑,这孩子不可能是掖庭的,能有夫子授课的女孩世间又能有几个?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上官肃了脸,站起身。

女孩也站了起来:“叫我令月吧,刚刚的话不过是无意间听来的罢了。你叫什么?”

上官无奈:“我知你并非宫女,现下天色已晚,快回去吧。”

这时,梅林外隐约传出了些声响,令月有些愤愤地转过身:“罢了罢了,深宫内能偶遇你这样的人也是幸事。珍重。”

观其举动,已初具贵族风雅之姿。这么有灵气的孩子,难得一见。上官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往掖庭处走去。

行走间,宫灯被一盏一盏的点亮,入夜了。

上官推开面前房屋的门,看见母亲郑氏坐在床前捧着一册书。

郑氏示意她过来,“今天怎的回来这么晚?这是杨氏给你新抄的诗集,比以前多了点东西,都是她们东拼西凑给你录的。”

“诶,又有新的了?杨姆实在待我太好了。”上官坐到郑氏边上,笑脸上透出一点满足。

郑氏摸摸她的头:“上官氏本就家学渊源,即使如今是彻底没落了…”

郑氏顿了一顿,“罢,娘知你聪敏,你杨姆也喜你才气。这宫中…也不好讲究什么,只能把零碎的东西拼在一起塞给你。你好好学,莫负了这一众人的心意。”

上官郑重接过册子:“我知,娘且放心。过去种种史料我已烂熟于心,如今世间大事也略有领会。”

“嗯,去宽衣吧,准备歇息了。”上官应声,眼睛却黏在书上挪不开。

郑氏见状也不说什么,只是为上官留了一盏灯。


*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又要开新坑.jpg

* 总之先开一个玩玩,以后更新会非——常——慢——

* 这次大概是按照我以前写的时间线来写

* 原著向(?根本没有著好吧)


楔子·

大明宫紫宸殿,空荡荡的大殿只有寥寥十余人。金漆榻上那位九五之尊面色恹恹,时而长叹一声似有郁结难解。台下候着的宦官皆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,既不开口也不走动,独留那紫袍宰相一个直面圣人。

有了一段时间的铺垫,高宗才悠悠开口:“卿可知武后情形?”这尾音拖得长,上官仪仿佛明白了什么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高宗也不打算让他开口:“皇后近日愈发跋扈,插手政事颇多,有失后妃之德,朝堂百官也对武后颇有怨怼之情。朕为此事不甚忧愁,卿有何提议?”

上官仪上前半步恭谨道:“皇后专横,海内失望,应废黜以顺人心。”

“有理,只是这未免太…”

“陛下,此时还需尽快了断,切不可拖延。”

“罢,起草诏书一事便交于卿来处理,贤卿可退下了。”

“是,谢陛下。”上官仪深深地躬了下去,眉间透出一点愁绪来。

月余,高宗事败。上官仪听见门外的响动嗤笑出声,心中暗叹武后势大,真真是大唐劫难。

上官仪,上官庭芝被处死,家产尽数抄没,郑氏抱着怀中迷茫懵懂的女婴随一众上官女眷一同充入掖庭。至此,上官氏没落。


段子(觉得之前的大纲也太傻了于是还是删掉了—v—


夜色逐渐笼罩了X城,霓虹灯一盏一盏亮起,街上人声鼎沸。白日里工作的人们终于得了空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。

上官靠在路灯边上打电话,手臂上搭着刚脱下的西服外套。

“上官你找着地方没有啊,你不是在奶茶店门口吗,看你右手边第三家就是。”

“那家叫香炉的?”

“就是那家,我下来接你,你快点啊。”

“好,我已经快到门口了。”

“行行行,挂了啊。”

上官放下手机,向不远处朝她挥手的人走去。

“上官你怎么才来啊,令月都到了好久了。”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向她抱怨起来。

上官笑笑,“抱歉,公司里的事太多了,先进去吧。”五年了,尽管……尽管是自己的过错,她还是想见见那人。

那同学调侃道:“怎么,这就等不及要见令月了?走走走,外面也闹的很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的穿过无数扭动的男男女女,进了酒吧的包厢。门一打开,就见一人迅速迎了上来——“上官!”

眼前的女人其实早已过了能被成为少女的年纪,但眉眼中却仍然盈着不尽的骄纵。似乎她只需要眨眨眼,这世间一切的苦难便尽数化为过眼云烟。令月啊,多么好的名字,足以配得上这么好的她。

上官轻轻扶住李令月的肩,不着痕迹地将她推开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
关于名字,因为是现代,所以用了现在流传比较广的李令月做太平的名字。但事实上,令月是有两个意思的——第一个意思是的是吉利的月份,第二个意思是夏历二月。上官觉得是第一个意思,但是李令月自己觉得这个名字特别普通,甚至不怎么用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