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他在外地上学,一个月回两趟家。站台上的售票员总是那一个,他偶尔攀谈两句,一来二去也就跟那卖票的小姑娘熟了起来。

小姑娘面皮白净,说话时总是抿着唇不好意思的冲他笑。他大学毕业了,最后一次去站台买票,他告诉她:“我叫付平生。”

小姑娘红了脸:“哦,平生。”

几年后,他出差时又来带那个站台,售票员却不是那一个了。他向人打听,新来的售票员告诉他,小姑娘早就回老家去了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