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段子(觉得之前的大纲也太傻了于是还是删掉了—v—


夜色逐渐笼罩了X城,霓虹灯一盏一盏亮起,街上人声鼎沸。白日里工作的人们终于得了空,三三两两结伴而行。

上官靠在路灯边上打电话,手臂上搭着刚脱下的西服外套。

“上官你找着地方没有啊,你不是在奶茶店门口吗,看你右手边第三家就是。”

“那家叫香炉的?”

“就是那家,我下来接你,你快点啊。”

“好,我已经快到门口了。”

“行行行,挂了啊。”

上官放下手机,向不远处朝她挥手的人走去。

“上官你怎么才来啊,令月都到了好久了。”多年不见的老同学向她抱怨起来。

上官笑笑,“抱歉,公司里的事太多了,先进去吧。”五年了,尽管……尽管是自己的过错,她还是想见见那人。

那同学调侃道:“怎么,这就等不及要见令月了?走走走,外面也闹的很。”

两人一前一后的穿过无数扭动的男男女女,进了酒吧的包厢。门一打开,就见一人迅速迎了上来——“上官!”

眼前的女人其实早已过了能被成为少女的年纪,但眉眼中却仍然盈着不尽的骄纵。似乎她只需要眨眨眼,这世间一切的苦难便尽数化为过眼云烟。令月啊,多么好的名字,足以配得上这么好的她。

上官轻轻扶住李令月的肩,不着痕迹地将她推开:“好久不见。”



关于名字,因为是现代,所以用了现在流传比较广的李令月做太平的名字。但事实上,令月是有两个意思的——第一个意思是的是吉利的月份,第二个意思是夏历二月。上官觉得是第一个意思,但是李令月自己觉得这个名字特别普通,甚至不怎么用心。


 


评论(16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