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* 我也不知道我为什么又要开新坑.jpg

* 总之先开一个玩玩,以后更新会非——常——慢——

* 这次大概是按照我以前写的时间线来写

* 原著向(?根本没有著好吧)


楔子·

大明宫紫宸殿,空荡荡的大殿只有寥寥十余人。金漆榻上那位九五之尊面色恹恹,时而长叹一声似有郁结难解。台下候着的宦官皆是一副低眉顺眼的模样,既不开口也不走动,独留那紫袍宰相一个直面圣人。

有了一段时间的铺垫,高宗才悠悠开口:“卿可知武后情形?”这尾音拖得长,上官仪仿佛明白了什么,面上却不动声色。

高宗也不打算让他开口:“皇后近日愈发跋扈,插手政事颇多,有失后妃之德,朝堂百官也对武后颇有怨怼之情。朕为此事不甚忧愁,卿有何提议?”

上官仪上前半步恭谨道:“皇后专横,海内失望,应废黜以顺人心。”

“有理,只是这未免太…”

“陛下,此时还需尽快了断,切不可拖延。”

“罢,起草诏书一事便交于卿来处理,贤卿可退下了。”

“是,谢陛下。”上官仪深深地躬了下去,眉间透出一点愁绪来。

月余,高宗事败。上官仪听见门外的响动嗤笑出声,心中暗叹武后势大,真真是大唐劫难。

上官仪,上官庭芝被处死,家产尽数抄没,郑氏抱着怀中迷茫懵懂的女婴随一众上官女眷一同充入掖庭。至此,上官氏没落。


评论(5)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