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* 我的天哪我居然开始填坑了

* 我真棒棒.jpg

* 依然没有想好名字,有什么建议吗



壹·

世人皆知长安繁华,为官者竭力打通关系为近长安城,为商者无一不愿入西市与外族贸易。而如平康坊一类风流烟花地更是引得无数富贵闲人趋之若鹜,世间软红尘、温柔乡尽在其中。

这是一座人人向往的城,寄托着千万人的梦。这也是一座欲望之城,朝廷内的权力斗争是贩夫走卒所不敢也不能想象的。至于数年前上官氏的破落,又有几个人记得呢。

一身素色的女孩撑着下巴坐在石阶上,看着左不过十一二岁,眉眼间却已见不到多少天真烂漫的痕迹。梅树的影子浅浅淡淡的投在女孩的脸上,将小小年纪的人儿衬出了几分落寞。

树影一晃,不知从哪儿蹦出一个孩子,俏生生的立在上官面前。那孩子蹲了下来,直直望进上官眼里,问道:“看什么呐?”

被这么一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看着,上官不知不觉放下了愁绪,随口诌道:“看景呀。”

那孩子摆出一副不信的样子:“净瞎说,你这一副愁云惨雾摆的,好好一张美人相都毁了。”

上官看着她夸张的神情,不由得轻笑出声:“你这小小年纪,还知道什么是美人相?”

“怎的不知,夫子说了‘手如柔荑,肤如凝脂。领如蝤蛴,齿如瓠犀。螓首娥眉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。’,如此才能当得起美人之称。这其中,容貌为次,‘巧笑倩兮, 美目盼兮’才是主要的。”

听这话,上官心里起了疑,这孩子不可能是掖庭的,能有夫子授课的女孩世间又能有几个?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上官肃了脸,站起身。

女孩也站了起来:“叫我令月吧,刚刚的话不过是无意间听来的罢了。你叫什么?”

上官无奈:“我知你并非宫女,现下天色已晚,快回去吧。”

这时,梅林外隐约传出了些声响,令月有些愤愤地转过身:“罢了罢了,深宫内能偶遇你这样的人也是幸事。珍重。”

观其举动,已初具贵族风雅之姿。这么有灵气的孩子,难得一见。上官一边这样想着,一边往掖庭处走去。

行走间,宫灯被一盏一盏的点亮,入夜了。

上官推开面前房屋的门,看见母亲郑氏坐在床前捧着一册书。

郑氏示意她过来,“今天怎的回来这么晚?这是杨氏给你新抄的诗集,比以前多了点东西,都是她们东拼西凑给你录的。”

“诶,又有新的了?杨姆实在待我太好了。”上官坐到郑氏边上,笑脸上透出一点满足。

郑氏摸摸她的头:“上官氏本就家学渊源,即使如今是彻底没落了…”

郑氏顿了一顿,“罢,娘知你聪敏,你杨姆也喜你才气。这宫中…也不好讲究什么,只能把零碎的东西拼在一起塞给你。你好好学,莫负了这一众人的心意。”

上官郑重接过册子:“我知,娘且放心。过去种种史料我已烂熟于心,如今世间大事也略有领会。”

“嗯,去宽衣吧,准备歇息了。”上官应声,眼睛却黏在书上挪不开。

郑氏见状也不说什么,只是为上官留了一盏灯。


评论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