果子酒

超想喝冰镇的果子酒!!!

瞎写写(2)

我这样算不算日更???


三月二十四日宿曾峰馆夜对桐花寄乐天  元稹

微月照桐花,月微花漠漠*。怨澹*(dàn)不胜情,低回拂帘幕。

叶新阴影细,露重枝条弱。夜久春恨多,风清暗香薄。

是夕远思君,思君瘦如削。但感事暌(kuí )违*,非言官好恶。 

奏书金銮殿,步屣(xǐ)青龙阁。我在山馆中,满地桐花落。


漠漠*:茂盛的样子。

澹*:安然,淡然的样子。

暌违*:分离。


微微的月光照着桐花,月光微弱桐花繁茂。

我抱怨着月光盛不起桐花的盛情,在桐花下徘徊。

桐花的叶子是新长出来的,那露珠重重压在细弱的枝条上。

深夜的时候春恨尤其多,清风吹过送来桐花淡淡的香气。

今天我在远方的夕阳下思念你,总担心你会瘦了。

现在只能感叹事与愿违,并不是感叹当官的好坏。

我想到你在金銮殿中奏书天子,在青色阁楼里行走。

而我却在这山馆中,只能孤寂的看着满地的桐花。


【碎碎念】

这一首我翻译的磕磕绊绊的……有超多逻辑不通顺的地方,比如“低回拂帘幕”“非言官好恶”等等,没有很透彻的理解这几句的意思。

不过元稹确实很想小白嘛(滑稽


初与元九别后忽梦见之及寤而书适至兼寄桐花诗怅然感怀因以此寄     白居易

永寿寺中语,新昌坊北分。归来数行泪,悲事不悲君。  

悠悠蓝田路,自去无消息。计君食宿程,已过商山北。  

昨夜云四散,千里同月色。晓来梦见君,应是君相忆。  

梦中握君手,问君意何如。君言苦相忆,无人可寄书。  

觉来未及说,叩门声冬冬。言是商州使,送君书一封。  

枕上忽惊起,颠倒著衣裳。开缄*(jiān)见手札,一纸十三行。  

上论迁谪*(zhé)心,下说离别肠。心肠都未尽,不暇叙炎凉。  

云作此书夜,夜宿商州东。独对孤灯坐,阳城山馆中。  

夜深作书毕,山月向西斜。月下何所有,一树紫桐花。  

桐花半落时,复道正相思。殷勤书背后,兼寄桐花诗。  

桐花诗八韵,思绪一何深。以我今朝意,忆君此夜心。  

一章三遍读,一句十回吟。珍重八十字,字字化为金。


缄*:书信

迁谪*:贬官


我们在永寿寺里互诉衷肠,在新昌坊北时终于不得不分开了。

我回来时脸上还留着眼泪,不是因为你,而是因为你的官被贬。

在你踏上去蓝田漫长的路上时,就再也没有传来过消息。

我计算着你每日的行程,现在应该是过了商山北边了。

昨天晚上云朵散了,我跟你相隔千里却也是能看到同一轮月亮的。

现在想想我在晚上梦见你,也是因为你想我了吧。

在梦中我紧紧地握着你的手,问你现在怎么样。

你说你很想我,但就是苦于找不到人能为你送信。

我还没来得及对你说什么,就被敲门声吵醒了。

门外的人说他是商州的信使,他那儿有我的一封信。

我一下就从枕头上惊起,手忙脚乱地开始穿衣服。

我打开信看见了你的笔迹,细细数了数发现有十三行。

你先是跟我诉苦,说你被贬官的心情,又跟我讲你是多么想我。

这一张纸怕是连你的心思都没有写完,哪还能说那些无用的寒暄。

我在写这封信时正在商州东边。

我独自一人对着一盏灯,住在阳城山馆。

深夜时我完成了这封信,月亮已经向西偏斜。

月光下是什么呢,是一树紫色的桐花。

桐花半落的时候,我还在说着我的相思情。

这封书信背后,还附有一首桐花诗。

桐花诗有八韵,里面包含的思绪。

用我现在的情意,来回想你对我的心。

你的诗我读了三遍,一句话都要在心里反复十遍。

我会仔仔细细地珍藏这八十个字,它们像金子一样永远闪亮。


【碎碎念】

不想说什么了……情话技能满点,厉害了我的乐天

评论

热度(18)